我講英文有台灣腔?!

其實我們的口音在嬰兒時期就決定了

It’s logical that the accent we hear the most when we’re younger is the one with which we speak. But research from Wurzburg University in Germany suggests that we develop and speak with our accent long before we utter our first words.
邏輯上,我們年輕時聽到最多的口音就是我們說話的口音。 但是德國維爾茨堡大學的研究表明,在我們說出第一句話之前,我們的口音就已經在發展。

The researchers found that the crying of newborn babies contained melodies that mimicked the speech patterns and accents of their parents. For example, French babies were more likely to raise the pitch of their cries toward the end, mimicking the cadence of a French speaker’s accent. German babies did the exact opposite, just like their language does.
研究人員發現,新生嬰兒的哭泣,包含模仿父母說話方式和口音的旋律。 例如,法國嬰兒在哭泣尾聲會提高音調,接近講法語的口音節奏。 德國嬰兒的情況恰恰相反,就像他們的語言一樣。

These accents show up in babies as young as three days old. The researchers believe that it might be an attempt to form a bond with their mother by imitating her sounds as well as they can at that age. Although we’ve known for a while that babies can hear in the womb, this study suggests that they interact with those sounds, too.
這些重音出現在三歲大的嬰兒中。 研究人員認為,這可能是通過盡可能模仿母親的聲音,嘗試與母親建立聯繫。 儘管我們已經知道,嬰兒可以在子宮中可以聽到聲音,但這項研究顯示,嬰兒也可以與這些聲音互動。

We’re Largely Stuck With Our Accents
If we’re learning our accents before we actually talk, it makes sense that we tend to stick with the accent we first develop. Although bits and pieces of another accent or language might sneak in if you move somewhere else, it’s unlikely that you’ll ever pass for a native speaker in another region.
如果我們在開始學講話之前就學習了口音,那麼口音根深蒂固在我們的語調中就情有可原。如果你搬到其他地方,雖然可能會混入另一種口音或語言,但不太可能會就此成為其他地區的母語使用者。

Few differences are more pronounced than the “r” and “l” sounds between native English speakers and English-speaking Japanese. After studying the first six months of babbling from both English and Japanese babies, researchers at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found that Japanese babies stopped forming the “r” and “l” sounds at about 10 months old.
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和說英語的日本人之間,幾乎沒有什麼區別比“ r”和“ l”的聲音更明顯。 在研究了英語和日語嬰兒的前六個月的胡言亂語之後,華盛頓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日本嬰兒大約在十個月大時就停止了發出“ r”和“ l”聲。

新聞節錄:https://listverse.com/2015/12/11/10-fun-things-you-should-know-about-accents/


  • rabies [ˋrebiz] 狂犬病
  • rugby [ˋrʌgbi] 英式橄欖球
  • wallaby [ˋwɑləbɪ] 沙袋鼠
  • antelope [ˋænt!op] 羚羊
  • facetious [fəˋsiʃəs] 亂開玩笑的

單字發音


收聽節目

《Let’s chat 一起來閒聊》,是個只有聲音的節目,是Christine (台灣) 和Gavin (澳洲) 一起用雙語錄製的,我們每個裡拜挑選一則有趣的生活新聞來閒聊,重點部分會用中文解釋。
一則音頻30分鐘,你可以利用通勤、運動或做家事的時候收聽。

今天的節目延續上禮拜的主題,討論不同國家的口音。為什麼學習外語的發音對某些人來說特別困難?每個國家的口音都不同,並無對錯,我們討論了幾個國家口音的刻板印象,也模仿了一下他們講話的方式,Gavin和Piero也分享他們學中文的困難點。最後他們也表示,台灣人的台式口音並不會造成溝通上的困擾,因為每個國家講英文本來就會有自己的腔調,只要不是發音錯誤讓人誤會就可以了。

以下是文字稿

04:40

南非的語言裡,有一個像是喉嚨音的發音,其實是字母G,或是過去式

06:09

Christine在威爾斯念書時,發現當地的口音很難了解,所以利用”看電視”的方式,熟悉當地的口音。

08:00

Gavin 模仿南非口音,他模仿的是有名板球運動員Tony Greg,Piero說他們南非最近剛得到英式橄欖球世界盃冠軍,他們擊敗Kiwi也就是紐西蘭人,紐西蘭在英式橄欖球隊裡又被稱為 all blacks,因為他們全身都穿黑色的。

10:03

我們4年前去南非旅遊時,有參觀了當地的英式足球隊Cheetah的主場。

10:25

Piero說澳洲受歡迎之一的球隊是Wallaby, wallaby是一個袋鼠的種類,體型很小,很常被誤會是袋鼠小。

南非受歡迎的球隊是Springboks,Springboks也是南非的一種動物,中文是小型羚羊(antelope), Springboks本身也是非洲語,當地人喜歡打獵,也會吃羚羊,Gavin說羚羊也是獅子的最愛,他說這是雙關語(pun),因為獅子同時也是一個英格蘭的球隊。

14:19

Piero 說他最會模仿的是俄國口音,Christine說唯一聽過俄羅斯口音講英文,是電影裡的科學家,所以當他講俄羅斯口音的時候,Christin覺得聽起來很像科學家在講話。

15:40

據說在二次大戰後,美國NASA裡面的德國人比美國人還要多

16:55

Gavin說了一個德國口音的笑話,在德國的一個燈塔裡面,一個菜鳥被臨時派首去執勤,聽到廣播求救,對方說”We are sinking. We are sinking”,值勤的人誤會,聽成”thinking,於是問”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18:30

我們討論了日本、韓國、台灣和中國不同的口音和語調,Gavin說他剛來台灣最不習慣的,是台灣人講話很大聲,看起來很像快要打架了。

20:56

facetious是亂開玩笑的意思,在講之前故意摸麥克風結果得新冠狀病毒的NBA球員

22:26

Gavin對於中文語調的困惑,就像這篇研究的文章說的,一些從小沒聽過的音,大腦會自動過濾掉block,所以現在學習會特別困難,因為大腦會自動認為這些是無意義的音,導致無法吸收。

25:48

Piero的女朋友不喜歡跟Piero練習中文,因為覺得很像跟小孩講話,而Gavin學中文時,會用學英文的方式,用唱歌或各種聲調練習同一個字,卻沒發現聲調錯誤,字的意思就不一樣。他有一次在餐廳跟服務生說中文,講完謝謝後,也跟對方說”不客氣”,但他卻講成”不高興”,發音很類似,他不知道之間的差別。

30:37

台灣學生會覺得自己的發音台式,對於英語母語者來講,台腔英文在溝通理解上會是問題嗎?Piero認為沒有影響,單字最重要,學會使用出正確的字,達到溝通的目的,心有餘力再去針對發音下功夫。Gavin則認為單字的發音要正確,不要像他的日本朋友,把baby講成rabies造成誤解。他也鼓勵學生模仿各種腔調說英文。

33:03

強尼戴普在出道前當服務生時,會刻意用不同口音跟顧客講話,只是他自己有時候會忘記,剛剛用哪個口音跟哪桌客人講話。

34:30

句子結構也很重要,但Piero說如果你單字都用對,句子文法其實不用太嚴格,可以的話你也可以簡化句子,用比較不複雜的方式,只要意思對,不要讓人誤解就行了